, ,

107年召開部落會議-第二場次

~部落會議~

107年召開部落會議第二場次,召開地點在原鄉義林村,主要議題以新來義永久屋的繼承事宜、活力計畫執行「部落共同記憶空間」建請鄉公所,此文化空間移至新來義石板屋做展示及活力執行工作相關事宜。

頒發感謝狀(103-107參與協助原住民族部落活力計畫,服務部落之以示謝意)

107年部落會議

2018/05/30部落會議

會議場地在新來義產銷館二樓

會議報告107年執行之活力計畫工作內容還有報告執行情形

討論事項:

第一案:是88風災原鄉部落及土地災後10年建請政府重新

勘查鑑定,俾利部落族人回原鄉生活及耕作安,且部落要發展經濟產業需要土地來使用。

第二案:是永久屋有關繼承問題,建請縣政府、鄉公所說明,使族人得有依循而不喪失權益,當時

分配永久屋是以戶長或指定人登記,若登記人巳往生,繼承問題如何處理,部落族人不甚瞭解之議題。

討論事項尤其是第二項,族人搬遷至永久屋時並不是全村搬遷,至很多的族人擔心原鄉土地無法使用,至今

永久屋族人也無安心的明文規範,至今仍擔憂,所以共同建請相關單位的關心。

 

部落會議

,

107/04/12召開溝通平台會議

107年活力計畫 

申請成立產銷班籌備會


  107年是新來義部落活力計畫的最後一年,從103年起成立共工共耕隊至今,透過本計畫輔導部落小農農耕的技 

術,提供農具、種苗,並友善復耕原鄉土地,堅持栽種過程完全不用藥及化學肥料、引用大武山泉水灌溉,來建立新 

來義部落「無毒」農產品的名號,進而發展部落農產產業,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願景,所以我們在最後一年有項重點 

工作,集結部落小農有意願者共同成立產銷班十人一班,利用本月溝通平台會議再次討論,開始蒐集小農 

申請資料,預定本月完成,面對相關問題,小農靠著活力計畫這幾年經驗及默契大家很有信心,在網路的銷售 

平台也一直有它的影響力,更是推廣小農產品的最佳利器,今年度又多了幾個固定銷售商,我們慢慢做,做到現在

建立了小小的成績,期望讓我們自已在原鄉土地上能夠永續發展、安居樂業。

, ,

部落觀摩活動~禮納里好茶村

2017/10/27(星期五)

每年協會都會辦理觀摩學習活動,原先地點為德文部落,但因路況因素而改為『禮納里好茶村

為何最後選擇禮納里好茶村,主要是禮納里在觀光發展及社區營造值得讚賞,或許有先天上地理位置的優勢,

但終究還需要部落的支持, 才能永續經營 ,尤其是文化部份的展現及社區強烈的藝術氣息,所以此行我們應該會~收穫滿滿。

開始一天的旅程:禮納里好茶村
(族群屬魯凱族族Kochapongane古茶布安,意謂「雲豹的傳人」譯音)


導覽員毅民大哥

部落導覽員(毅民大哥)介紹了魯凱族文化及遷移吏到現在的禮納里

禮納里又稱【脫鞋子的部落】。 從遊客中心到部落家屋故事牆,充滿著藝術文化

没有經過導覽員的解說真不知這裡的每面牆每副畫都在說話, 大家都很專心認真的聴解說,

導覽員毅民大哥很幽默,也很專注在文化的細說, 我們一群婆婆媽媽緊跟著步伐,擔心漏掉了精采的部份。  

 

 

紅藜故事館(無言的抗議:創作者杜寒菘)

祖先日常生活記

好茶正在築起的【婦女技藝屋】

家屋大力士扛小米的事蹟故事(意謂這戶人家的祖先在當時是位大力士喔!)。

 

屋內畫上舊部落的景象,遊走之間還看圖聽故事

 

 

 

 

【好茶大頭目的家】左側的石牌為部落人賜於頭目立牌,象徵對頭目的權柄及尊榮。

當家頭目~文化廣場

二頭目~文化廣場

魯魯灣 luluwan美食餐館

走訪好茶部落,部落的特色很強,圖像意境深度

結合文化,傳逹祖先及文化層次都帶來強烈的表現  

在地的產業特色發揮的淋林盡致,家家戶戶有自已的風格

部落街上有好幾家工坊,工坊販賣著藝術品及小農耕種的紅藜、小米、傳統食材等

用在地食材結合美食, 發展觀光及產業,同樣為永久屋為何好茶可以這麼有特色,

社區營造的氣氛可以吸引這麼多遊客遊走之間,學習他人的長處,深入部落才知部落的美。 

閱讀更多

第二次召開部落會議

   9/15部落會議 

此次會議地點選在新來義永久基地產銷館二樓,原本擔心留在原鄉部落的族人不便參與

還好會議當晚來了不少耆老及住原鄉地的族人,可見大家都很關心部落的大小事,

會議中提出明年度的計畫供族人一同討論及相關事宜的問題。

說明:新來義永久基地因原住民族委員會尚未核定為部落,無法以部落會議來表逹部落的聲音及共識,建請鄉公所縣政府轉陳原民會核定為部落案。

有耆老發聲,為此望鄉公所能夠替住戶爭取核定為部落,讓部落可以凝聚力量,重建部落傳統制度的自主治理能力,讓住在新來義的住戶能夠申請取得公法人地位,代表族人行使集體權益,來保障部落多元文化價值,耆老鼓勵大家為新來義努力的方向,我想這都是永久基地住戶的聲音,搬到新來義多年來是懸懸而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