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移動的辦公室 】- 新來義部落發展協會活力工作坊

在部落燒柴煮飯 是活力坊辦公室幾乎每天的任務

在部落燒柴煮飯
是活力坊辦公室幾乎每天的任務

【移動的辦公室 】

新來義部落發展協會活力工作坊

 

最近很多人在問我辦公室的遷移,我想了想,其實很單純!就只是因為「單純」!^^        我們單純想擴大種植面積、單純想方便田調作業、單純想獲得好水好空氣、單純想穿拖鞋跟短褲上班…

只是單純想讓新舊部落一起有力量的活下去。


 

「請問總幹事,你們辦公室在哪裡?」

104年3月,

辦公室同仁毅然決定舉家搬遷至原鄉部落。

打包完所有文件及辦公用品,我們就進駐到理事長家空的鐵皮屋裡。鐵皮屋位在來義鄉義林原鄉部落,經過丹林及喜樂發發吾部落(二峰古圳),往下前去來義原鄉部落(舊來義),往旁邊接大後原鄉部落、泰武嘉興部落,過個山頭接到泰武鄉泰武部落(吾拉魯茲部落原鄉),倚在寧靜的村莊腳下,伴著林邊溪上游(來社溪),東方日頭上昇我們上班去,西方落日璀璨我們返家去,就像過去vuvu們看著太陽日作夜休,在田地與村落間互相道早問安,沿路的工藝家及自然景觀豐美了我們的藝術視野。

 

 「或許你會問,新來義部落不就是台糖新埤鄉萬隆段那處永久屋基地?」

是阿,新來義部落就是因為98年至99年的風災影響,原鄉遭逢大雨及土石的傾倒,經中央規劃成危險區域,並且透過相關單位協助,在台糖釋出租借的土地上為部落蓋起鋼筋水泥之屋,然後我們必須離開熟悉的環境去必須熟悉另一個地方。因為當初許多議論及不捨,新來義永久屋與其他基地最大的不同,就是『非典型遷村聚落』;所謂非典型遷村聚落,就是本部落非遷村型部落,於行政條例中,其聚落同屬三個行政單位統轄,所以你在新來義部落的一條路上,你可以看到不同村莊(行政區)的門牌,雖故名部落,但也意同一處人群聚集的地方,非一處行政區(村莊)。

 

「但協會掛名新來義部落,為何仍回原鄉設辦公室?」

          102年,協會初成立;起初協會理念單純只想協助部落重建工作,起初邀請公家及社區工作有經驗的族人,共同推舉成立新來義部落發展協會,協會成立成員不多,但服務對象仍以大眾為主,只是期待有人民團體進入社區協助事務,後來陸續帶動成立人民團體的活力,目前於新部落中以社區發展為協會的組織共3組,分別於各領域間互相搭配合作,分屬社福類、產業類及文化農業類。

      103年本會獲原民會同意辦理原住民族部落活力計畫,於當年開始第一年的秧苗期。那時辦公室依附在活動心中小型會議室一處角落,三張桌子便開始了計劃案的執行;接近下班的2個小時,也能隨同教會組織在會議室中陪伴一群國小學生的課輔,每天以熱鬧收場,然後跟著志工媽媽們聊著天下了班。第一年我們計畫寫的很勇敢,也讓我們從多處角度觀看部落、檢視工作、討論未來。第一年我們遇到辦公空間的遷移(從自宅、產銷管到小型會議室),公共景觀建設與重建計畫的往返業務(避免同項建設重疊)、五個部落召開會議的困難度、部落史及族譜建置的挑戰、心靈耕地的灌溉水問題及使用權限條例(屬建地,於未來只要有公設需建置,必須無償歸還用地)、各項計畫推行與舊有觀念的衝擊、未來產業面項發展與部落微型經濟等等議題,活力的工作坊夥伴開始思考,什麼才叫部落活力?回歸到起初架構計畫案的初衷與展望,時逢政治選舉風暴影響部落發展的割心,真真切切討論我們期待的部落願景是什麼?回頭檢視我們真正擁有的,然後第二年(104年)的計畫目標開始出現雛型,我們在忙碌的昏暗中看見自己的原鄉部落。

民國103年8月重建條例退場,那時除了新部落未來發展成了艱鉅的任務,剛好共耕組的族人們討論到原鄉的土地,良田漸漸荒廢;部落史的田調小組也反應,許多受訪的耆老大多居住在原鄉,邀請或前往都有一段距離,山上的部落越來越安靜,就像漸漸無氣息的孤獨老人;我們開始思考資源分配的連結與多元性,「如果也能牽動山上多好啊!」恰巧時逢相關單位針對場域性的利用進行重新規劃,思考部落的發展主權是否完全歸還族人,工作坊決定將辦公室遷往原鄉部落,期許將新舊部落串聯起來,一起牽著手邁進新的生活里程!


 


【新的作工氣息】

雨後、辦公室後方出現一道彩虹。

雨後、辦公室後方出現一道彩虹。

或許你會問:「遷回原鄉新部落怎麼辦?」

那我可能會問:「都離開舊部落怎麼辦?」

        被雜草翻覆的農地被掀起了,空氣瀰漫樹葉燃燒的氣味,豁著土壤的草腥味,聲音交雜著人與人的對話與嘻笑聲;有的是居住在新部落的,有的是留在原鄉的。小米種子從原鄉取出,帶到心靈耕地栽種,結出金黃璀璨的豐年,再帶著蔬菜苗在倚山的農田中茁壯,倍受新鮮空氣與純淨水源滋養;道路有了來往的車輛,火爐像活了過來,開始冒起白煙有了飯菜香。vuvu的故事說的越來越遠,像天邊飛翔的老鷹,少了凝視鋼筋水泥的失落感。我們總是在想要創造什麼,而忘記檢視擁有的,在世代的洪流中,總要有願意挑戰的傻瓜堅持看見的理想,然後希望那活力是可以真正牽引著源頭與未來,讓新部落記得家的感覺,讓舊部落也有新世代的喜樂。

 

很難嗎?我們不知道。但請給我10年,讓我的孩子也可以告訴你:他在山上山下的移動故事。

 

(圖文分享:恩惠 部落營造員)

*備註:本協會(新來義部落發展協會)熱線電話08-7850647。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five × on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