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被狙擊的部落】–青年參與文化紀錄有感

【被狙擊的部落】–青年參與文化紀錄有感

越來越多「神攝手」進入部落,

無論是活動、祭儀、婚禮…. 諸凡部落大小事都會出現陌生臉孔。

他們發表說是幫部落發揚文化、分享美麗的事物…

然後大辣辣的進行攝影活動甚至私下拿去競賽、個人展覽等…

我們該開心還是難過呢?   部落裡的文化紀錄者該何去何從? 

當我們嚴肅以對的傳統祭儀被打擾時,該檢討的又是誰呢?

收穫祭當日 原本寧靜的祭祖活動 許多相機對著祖靈屋及耆老四面八方照攝過去 耆老淡定的坐著

收穫祭當日
原本寧靜的祭祖活動
許多相機對著祖靈屋及耆老四面八方照攝過去
耆老淡定的坐著

完參與部落masalut(收穫祭),今年很特別,除了因為是參與自己部落的傳統祭祖儀式,亦因為目前參與部落史之族譜調查,調查對象之家族即此祭儀之主祭,在獲得主祭家族許可及要求下,我們帶著方便移動的器材進行特別的紀錄。儀式前,與部落裡指定的活動紀錄員、活動主辦先行照面,迅速溝通完接下來的攝影工作。

 

儀式的主要目的,除了對上下祖源、善惡等靈進行告知、祈福、慰藉等嚴肅事項,族人盛裝安靜的坐在祖靈屋附近觀看,就連要獻上的紅包都小心翼翼的平整端放在屋前的竹籃內;大家不敢大聲說話,靜靜的聽著祭司沉穩堅定的語氣向天、向地開始燃起小米桿束,白煙裊裊升起;部落耆老被請到最靠近祖靈屋端坐,所有青年不敢出聲、不敢大辣辣好奇探東探西,只敢赤著腳丫摸著鈴鈴噹噹的服飾,就怕聲響干擾祭司綿長的禱詞,附近的族人拿著手機拍攝也是遠遠的匆匆照了幾張離散。

我們幾個紀錄員各分左右默默的開啟拍攝,沒有耳機連線、沒有大聲吆喝、沒有手舞足蹈,瞬間有了默契。

這是多美好的文化紀錄細節,我這樣欣慰的告訴自己。

 

但,恰似小部落也陷入瘋狂攝影協會等外來攝影者入侵?!

許多陌生臉孔手持昂貴相機穿梭族人前後,問不出來歷與目的,只見穿著輕鬆的陌生人站立台前,持著相機交叉著手與祭司平等高低觀看,無法忍竣,適時婉轉私下查問來歷,並要求與主辦單位登記,大會及主祭家族更特別說明祭儀活動相關之嚴肅及被尊重的需求,更特別針對攝影部分要求文化智慧產權保護及說明部落已委派專員紀錄文化祭儀。

我們不知道這樣能改善多少,或許善良真是我們的天性,祭祀結束,耆老還是端著美好的小米酒以示友好。

 


 

會後當晚,我們幾個紀錄員分享並討論當日情況,或許我們沒有設計好完整的因應策略及規範,這是我們要檢討的,也並須做出配套及攝影範圍供給外人。更重要的是祭儀的相關規矩,我們也並需詳細說明,現場的秩序員的安排….等等,在群組裡激烈討論,並記錄下來成為部落各項文化活動的規範。

但最重要的,我們也討論到自身的檢討事項,舉凡詳細知道祭儀的禁忌、如何邀請並規範自己的部落外人…等等,許多小細節是我們自己要小心的,尤其在邀請外人參與部落重要祭儀時,相關的文化教育工作不是只有大會的責任,而是身為每個族人都必須了解的。

另外,透過網絡朋友告知相關影像被陌生人流出及私自參與競賽等事情,部落也必須好好認識宵像權等、尤以目前原民會主推的原住民族智慧財產創作權等法律約束,正確並有力的保護部落資產!討論是否針對相關議題開辦討論及座談,這些都將納入部落營造內的工作規劃。(經會議討論,已納入105年度活力計畫執行項目之一。)

 


 

 

後記:

部落之美的確需要大家一起多方發表,但正確的認識各項活動主題及禁忌及規範更是重要的行前功課,這也是尊重在地文化、在地人、在地宗靈的表現;我們總是拿不準當日會發生的各種狀況,先行的規劃與設想也是我們部落要多方設計與討論;事無所謂的完美,或許一點瑕疵更顯出他的重要性,但族人要更懂得保護自己的部落,認識並成為尊重部落的表率,才是我們迫切要努力的!加油!大家。

(圖文撰稿:Sakenge 恩惠)*文字若有得罪及不足,敬請見諒。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one ×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