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燒一口芋頭乾】 傳統農務及野炊學習

DSC_0041「來燒一口芋頭乾吧!」  在芋頭採收末尾,我們留了一些山芋,來到燒窯。第一次完整體驗芋頭乾的烘製,繁瑣中充滿祖先的智慧,真的粒粒皆辛苦!吃飯,當然就要一起煮、一起吃囉!但是,這次是新手上路,好不好吃?辛勤工作得來不易的大地恩情,還有共同工作共同吃食,永遠是增添口味的最佳調味料

天天氣一反過去幾週陰雨,不能再放下去的山芋,終於在採收季節結束的當下,讓我們有足夠一口窯的量給大家學習烘烤。

 

芋頭乾,是排灣部落傳統生活中最重要的乾糧,其烘製的技術繁瑣且冗長;但是過程中,我們發現傳統技術的價值,不在物品多昂貴,而是傳統技術上不透過機器、未添加任何化工技術保存的方法,食物美味被保留了!而過程中分類出來的等級品,沒有任何被淘汰,而是充分利用各種方式變化其使用方式。

舉例:

  1. 芋頭的篩選,會依據品質分門別類,烘烤過後食用的方式不同,母芋製成的芋乾將被磨成粉,做成手搖飯及傳統粽的食材;小芋在烘製後,會依去皮作業後的留皮大小程度,小的且呈現全白(去皮完整)可做點心即可享用,而留皮較多的口感偏硬,通常存放,可與蔬菜、酸肉等加熱煮食。
  2. 去皮作業在芋頭烘乾後,以人力推磨的方式,將剛從窯上取下的芋頭乾放置竹席上推磨,製造摩擦以利去皮,在北排灣是以竹籃用搖的方式去皮,但中排灣是置於架上,而竹蓆下放置一張大籃子,將去皮的渣渣粉粉保存,用來醃製酸肉,而酸肉的製作技術也只出現在中排灣。

芋頭的分類很重要,每個芋頭都是珍貴的食材與種苗。老人家說過去烘製芋頭乾是需要大量人力的,通常一次開窯就是同時4-5個窯一起燒製,而芋頭乾最少需要一天一夜去製作,磨完皮的芋頭乾還需要放回燒窯用微火去悶一夜,隔日才是真正的完工。

這次準備了滿滿3口籃子的芋頭,最後剩下不到一籃,在扣掉篩選後可以作為口糧、根本1/3不到…從未參與過製作過程的青年及族人,看著手上一顆芋頭乾,驚呼不已!說著以後會更珍惜食物、進而也討論出目前販售標價的公平價目問題、以及目前最重視的食安問題,觸發大家更珍惜祖宗的智慧。未來也期待再次參加製作過程、更貼近傳統農耕的美好。

 

 

 

DSC02697  
芋頭從田裡收來後,要依照大小、品種分類

 

 

 

 

 

 

 

_DSC5355

 

芋頭下窯了、大家認真聆聽著。

 

 

 

 

 

 

 

DSC02718

 

 

 

芋頭不是放下去就好,還要依照大小有不同的放置方法,其中包括許多經驗累積出來的智慧,vuvu可是從小就幫忙燒芋頭喔!

 

 

 

DSC02811

 

顧火,是男人的工作,也是整個燒製的靈魂人物;這時女生就會開始準備中餐,燒製過程中會有一段過程需要依照烘烤程度分類,這也是女人的工作,這時男人才會邊休息邊顧火苗。

 

 

 

 

 

DSC02792

 

 

烘烤最少需要2-3小時,過程中需要多次替芋頭翻身,會用一隻製成長得很像曲棍球棍的大攪拌匙幫忙翻身。

 

 

 

 

 

_DSC5431

 

依照芋頭大小及烘烤程度不同,在灶上有不同位置的芋頭。

 

 

 

 

 

 

_DSC5426

等待的時間中,vuvu帶我們認識過去耕作的程序、還有芋頭的常見品種、以及食用方式。當中vuvu有講了許多趣事,還趁機帶大家念了母語的繞口令,還有一首用來幫助記憶農耕順序的古調,大家聽得津津樂道,順便來了一場沉浸式母語的一課。

 

 

 

 

_DSC5472

 

野炊體驗,用的全是在田裡收成的食材;第一次用木柴燒菜,大家都很緊張,也製造很多爆笑的畫面。

 

 

 

 

 

DSC02896

 

 

大家共同努力出來的中餐喔!雖然不是大魚大肉、但是土地的恩典滿滿。

吃飯時大家圍成一大圈,也趁機學習吃飯的禮儀,經歷過那時光的vuvu們分享著小時候吃飯的趣事,那是我們現在經歷不到的日常時光。

 

 

 

 

 

DSC_0002

 

 

吃完飯、大家休息著(除了顧火的還盯著火苗,後方戴草帽者)

vuvu把大家聚起來開始教唱童謠,青年也分享學習的古調,這時候沒有分年齡,大家學習的老老的歌曲

 

 

_DSC5489

 

在過去的社會中,認識男女都是在農務換工當中,vuvu想起年輕的情史,還唱起當時男生追她時吟唱的歌曲,還勸勉年輕人要會挑會工作的男人,尤其要挑會考芋頭的男人!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分享,惹得大家都呵呵大笑著,忘記我們正在大太陽下工作的辛勞與不適。

 

 

DSC_0026

 

終於來到去皮作業,就像在練推拿功夫一樣,去皮過程中大家都成美國人(臉上都被皮塵弄黑,而變成美國人^^),去皮差不多後還要再分類,依照烘烤程度及成品更精細的分類。

 

 

 

 

DSC_0041
3大籃的芋頭最後變成這樣多,年輕人臉都綠了,而且真正可以當口糧的不到1/3,因為芋頭收成接近過季,也大大造成品質,燒製後變成空包彈的也很多,但是這一天是很棒的經驗,第一次參加的族人都表示期待下次燒製,而且要更完整的過程。

 

 

 

 

最後這些芋頭乾放回燒窯,繼續悶燒一夜,再依照成品製作酸肉、煮食用備糧著。芋頭乾的製作真的不簡單啊,吃到要非常感恩辛苦的農人!我們也實在佩服老人家的智慧,這麼繁瑣的製作及累積的智慧與技巧,是現代人只想用機器與乾燥劑不可取代的!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5 ×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