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們真的在蓋 le’u餒!– 筆記分享

『na ! aca paluludu a mung ! 』(哪!原來你們來真的!)


 

_MG_8212

 

「na! aca paluludu a mung!」 一個從遠處走過來的女生vuvu,邊走過邊驚訝地說著。

我們笑著,站在屋頂上的vuvu一聽見,搶了我們先回答,說,做這個(燒芋窯)沒有人在做假的。充滿好奇心的女生vuvu繼續問,這以後要做什麼?打算要做什麼?我們笑著說,在等妳的芋頭拿過來烤阿~ vuvu笑著回答說,田裡的芋頭太少了,不好意思拿過來給大家笑。

 

 


 

vuvu 很乾脆的直接問了我們,我們打算蓋完之後,用來做什麼?

_MG_7906回想起來,我們在討論要做什麼傳統建築物時,其實大家反覆討論很久、也更換許多工作計畫。從一開始環境美化、趕鳥亭等等,到最後決定蓋lje’wu(燒烤芋頭窯),已經是到計畫修正的最後一刻決定的;畢竟第一年我們委請部落族人組成工班搭建傳統穀倉,有了很不好的經驗之後,對於到底要忠實呈現、還是講求現代實用訴求,許多種討論與擔憂都在對話中不斷重複訴說。vuvu Nulitja 很乾脆的直接問了我們,我們打算蓋完之後,用來做什麼? 是為了美化裝飾,純粹給大家回憶、觀賞的建築物?還是真真實實可以拿芋頭在上面燒烤的工具?回歸到我們的初衷,我們希望這是一個乘載文化教育、傳統技術教學、食農體驗的場域,不僅是一種意象,還是一種真正的工作場域。

 


 

『壞了就修理,…這樣我們才不會忘記怎麼蓋。』

    「可是,用以前的方法蓋的話,很容易壞掉餒!」有人提出這個問題,還不忘一邊說一邊拍打著原木的柱子。對阿!我們在這接近颱風季節的前夕完成,僅僅用了四根木頭支撐的屋頂(光是vuvu一個人在上面走動,都會搖搖晃晃的),颱風會不會吹倒?感覺一定會倒。倒下來有錢修理嗎? 到時要叫誰來修? 沒有工錢、還要去山上找材料,誰願意? 是不是還是不要放茅草好了、等一下一定會飛走…… 我們好像都在提供許多悲觀的想法與建議,我看著已經利用鐵絲代替藤蔓的木頭交合處,以前的族人,會跟我們現在有一樣的想法嗎? 那麼麻煩的工作,可能要必須反覆去做,不會覺得麻煩嗎? 「壞了就修理啊!要不然我們要去哪裡烤芋頭?」vuvu 撿起地上剖半的竹條,往上遞給正在固定茅草的vuvu Nulitja。「這樣說也有理,壞了就修理,我們多蓋幾次,這樣我們才不會忘記怎麼蓋!」大家像是豁然開朗一般,同聲笑了出來。

_MG_7915

        是阿,壞了就修理,透過反覆的修建,我們的記憶會更加深,這樣才不會忘記每個細節。想起剛剛vuvu說著挑選木材的種類,當作柱子的木頭要怎麼挑選,石頭要怎麼排列,茅草要去哪裡採收,誰的功夫好,誰可以協助做什麼事,為什麼屋頂要前低後高…… 如果今天我們所有的東西都用水泥去蓋,太堅固了,反而我們會選擇去忘記原本的樣子、原本屬於部落真正的感覺。我突然絕今天大家都是美麗的哲學家,充滿屬於部落思維的文化傳承者。


        因為天氣漸暗,為了配合記者要求搭配攝像,多少耽誤了一點工作進度,大家不得已今日就先施作到接近日落的時間。突然vuvu Nulitja 一時興起說要唱歌,他說他記得,以前工作的時候都會有歌聲陪伴,唱著今天發生的事、還有過去以前工作的回憶,如果是去女方家的田地工作時,就會透過歌聲來間接表白、或是互相調侃。vuvu 笑著推託彼此誰先開始,歌聲響起時蒼悴遙遠,連附近耕地忙碌的族人停下工作、甚至靠了過來靜靜聆聽。

        到底我們能為現代的部落帶出什麼感動與遙想,我們不知道;但是我想,vuvu 就算從梯子上摔了下來,還是要完成這以前農地常見的傳統lje’wu,很多東西已經不是用錢去計算了,而是一種我想為你、希望你明白的一種誠心。我看著太陽已經即將沉沒在遙遠的地方,剛唱完歌的vuvu 卻突然開始掃起地來!看是要將散落在柏油路上的茅草掃開。vuvu 邊彎著腰、邊奮力的用掃把在地上不斷的畫成大大的半圈,嘴上叮嚀著,「我們不要忘記這是大家的地方(路),不是我們的,我們在這邊工作,就要更注意要用好環境,不要給旁邊的族人添麻煩、被說話的機會,因為我們不是什麼什麼…..」。

        誠心,你覺得呢?還有一份謙卑。

圖/文:營造員  恩惠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6 − 5 =

*